設計不僅僅是界面,更是願景和感受

作者:陳金洲,金數據創始人,AdMaster副總裁,本文首發於他的微信公眾賬號「米高說」

設計不僅僅是界面,更是願景和感受

產品經理要清楚的知道,設計絕不僅僅是界面。許多人把設計師當美工來用,這僅僅只調用到了設計師極少部分的智力資源;或者僅僅把他們當做Photoshop熟練的使用者。真正熱愛設計的設計師,大多數很小就開始學習繪畫。同樣生活二三十年,理論上說,他(她)們對生活的感悟和理解要超過普通人。不過,迫於生活、時間或者老闆,他們的設計會有妥協,妥協一旦成為習慣,他們就會展現出「工作上的設計」與「喜歡的設計」兩種截然不同的設計感覺。

產品經理具有把未來視覺化的能力(如果你不是在抄襲的話),但把這種視覺進行具象化設計的,是設計師本人。因此,產品經理只有將設計師看做自己大腦的延伸,才能夠確保設計感覺的一致。界面設計說來簡單,但顏色、文字、比例、強調、感覺等,這些莫可名狀但又至關重要的細節,只有產生惺惺相惜的設計共鳴之後才能確保設計傳遞的一致。下面是一個典型的對話:

產品經理:「我希望能夠傳遞出溫暖、自由、簡潔的感覺。不要太複雜,但也不要太空洞。」

設計師:「那麼就要用一些黃色、橙色的色調了,可以嗎?」

產品經理:「不要拘泥於某一種顏色,好的設計應當是組合吧」

設計師:「嗯,我做做看吧」

第一版設計。一直大鳥飛過深藍色的背景,金色的陽光穿越藍色,光線將鳥的翅膀染亮。

「看著不錯,但有點壓抑。」產品經理說。 

「那就白色?」設計師試探的問。 

……你說的白,是什麼白?」

下一版本出來了。白色的背景。

「界面好像太鬆散了。感覺不到激情」。產品經理皺了皺眉頭。

「那麼,我調緊湊一點?」

…………

以上的對話在合作初期往往必不可少。想要傳遞準確,會面臨很多次的溝通。設計是一種非常主觀的感覺。好像是顏色不對——改了顏色之後又發現排版不對——改了排版之後發現插畫的筆觸似乎太粗糙了——改了之後發現整體感覺距離自己期待的方向似乎又有許多偏離。

如果看看國內設計師的作品,會發現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們的個人作品在靈性上要超過他們在商業作品。這多半是為了照顧品味一般的客戶,或者客戶沒有耐心也不願意與設計師分享他們的商業遠景,讓他們能夠真正理解。

其實解決辦法也很簡單。對於小團隊而言這幾乎不是一個問題——幫助設計師理解客戶的問題,從產品層面去理解用戶的痛點,從而產生同理心,在產品遠景層面達成一致。產品經理需要有這樣的心理預期,那就是需要花足夠的時間與設計師交流。

超越興趣,為大眾設計

優秀的程序員對代碼有感覺,希望把代碼寫得簡潔、美觀、獨一無二。優秀的設計師似乎也一樣。他們嘗試在自己的設計中加入自己偏好的設計元素,體現自己的個性與審美傾向。如小圓角、亮暗邊、幾乎細不可察的陰影等等。他們似乎還會對界面上某些元素進行充分重繪,或者把某些設計元素表現得與眾不同。作為一個頁面整體,在靜態審視的時候看起來還不錯,但作為需要與用戶交互的產品,有時候顏色、字號、放置的位置、對用戶注意力的引導是UX刻意為之的行為。從靜態觀點看來或許並非完美,但用戶在使用的時候,注意力的保護和引導才是比較重要的。

設計師通常注重細節,一些細節會耗掉相當多的時間和精力。從產品使用的角度來說這些細節並非那麼重要,甚至可能浪費用戶注意力。但勸說設計師放棄這些細節有些時候顯得艱難。他們會覺得挫敗,就像鼓足了勁拉開了弓瞄向自己認為的靶心,結果別人說你瞄錯了。

然而設計絕對不是為了追求與眾不同。偉大的設計通常是設計師經過了艱難的自我懷疑、否定、折磨最終昇華的藝術結果。如果你看至今仍然經久不衰的經典畫作,想想作者當時的時代與他們的生活處境,你會得到這樣的結論。始終理解大眾,停留在小眾,以尊重大眾為出發點,這樣才能產生出充滿人文情懷而不是標新立異的設計。追求自己的興趣沒有錯,但自我懷疑否定折磨之後產生出的充滿悲憫情懷的溫暖設計,更能夠鼓舞人們。

梵高向日葵

與設計師進行這些對話很艱難。要意識到凡是想要體現設計師小個性的設計,最終都無法帶來廣泛的心理趨同,進而帶來短命的、孤芳自賞的設計。一些稀奇古怪的手機(比如按鍵在手機左右兩側的Siemens SX1,轉圈圈的Moto手機)連公司都沒了。想要為大眾設計,迎合當然是惡俗的。忽視自己偏好的設計符號,理解用戶,看透浮層之下心理訴求,以憐憫之心去設計,更有機會產生長久的設計。

設計是設計師情緒的產物

如果你經常在一個飯館吃飯,吃的是同一個廚子的飯菜,你大概可以根據飯菜的口味判斷出廚子今天的心情如何。設計是一種更為主觀、私人化、情緒化的過程產物。職業化的培訓能夠解決日常任務:比如按鈕改大小,換個顏色等等。但要解決靈感、設計創意之類的問題,設計師只有在特定的狀態下才能產生出來。如果設計師被壓抑、限制,那麼產生的設計估計也難開懷;如果設計師平靜、安逸,那麼設計產出也會大致如此。

行易上線之前的一周,主站點始終帶著壓抑的感覺。跟設計師溝通之後,他休假去了。回來之後第二天Logo設計出來,是一個充滿現代感、充滿光影效果的五彩熱氣球;熱氣球上有城市剪影。整個Logo看起來氣派又充滿愉悅感,百看不厭。一天之後主站所有的設計全部出來了。我不確定不休息會如何,但顯然繼續憋在辦公室不太可能產生更好的想法。

金數據企業版的第一個版本由於時間關係充滿著妥協,設計師很難找到那種強大、信心的感覺。給了足夠的時間之後,終於調整到了這張與宣傳語、金數據主色調和信心一致的圖。

如果設計師說沒準備好

如果設計師說沒準備好,那就不要去打擾他們。設計師的做事方式往往是這樣的:先產生創意,在紙上或者繪圖板上塗一陣子;然後構圖,放置元素;然後進行初步設計;最後才是細節設計。直到最後的細節設計出來,中間過程基本上不太具備可看性。正如畫龍點睛的最後一點一樣,最後的細節對設計感覺的影響往往天壤之別。在設計師說沒準備好的時候,就不要打擾他們,讓他們安靜的把設計做完。

現在創業團隊節奏都很快,設計師大多時候都在做美工的工作。注意讓整個開發團隊分擔這部分工作——通過整理設計範式、讓產品經理參與部分的元素佈局,從而給設計師騰出空間來思考關於設計的問題。

為了讓溝通更有效,自身的審美和理論知識也要提高。審美是一個不可量化的指標,但我觀察到在音樂、繪畫、建築方面多觀察,都能有效提高審美。學術方面的一些東西,比如Grid理論、色彩理論、排版、字體學,也是基礎。你得說的出來飽和度高低對設計情緒的影響,而不是僅僅是說我要藍色紅色。平時多留意你喜歡的設計,分析喜歡的原因。設計師與不具審美的人交流——如果你恰好是老闆,是一種莫可名狀的痛苦。不要讓這種痛苦發生在你們之間。

祝天下的設計師都能以自己的職業為榮。

(Via 36氪)

十二月 31